追蹤
兒童福利聯盟
關於部落格



socialfollow.init("socialFollowImage");


為孩子奉獻,與孩子同在,
期盼您與我們彎下腰,傾聽他、照顧他...




感謝所有協助孩子過好年的朋友,祝大家新年快樂!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5597-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4352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尋親手札] 妳是我的孩子

說與不說之間
結婚多年膝下猶虛,與先生商量收養小孩,透過朋友的介紹於是女兒來到我們家中,當時曾有一個念頭閃過:「我是不是要瞞孩子的身世一輩子?」有次回老家抱著女兒走在鄉下路上,風吹來混著草香,迎面走了一個遠親,打完招呼之後他指著女兒說:「這就是妳收養的妹妹嗎?好可愛!」當時心中覺得倘若將來孩子遇見認識我們的人,每個人都知道她的身世,只有孩子自己不知道,對孩子來說也是一種傷害,於是在說與不說之間,我們選擇準備身世告知


外人的眼光
當時因為工作關係,把女兒日托給保姆照顧,保母每每探問:「為什麼孩子長的不像妳?為什麼孩子也長的不像爸爸?」我歸納出一個回答:「因為孩子長得像她自己。」那時我已察覺到,以後可能會面臨到許多外人或有意或無心的疑問,如果我們當父母的不能先為自己準備好,要如何幫孩子準備呢?


孩子第一次問「生娃娃」
後來女兒上幼稚園,學校中的老師問我怎麼不再生一個?我才跟老師表示我是收養媽媽,老師當時建議我愈早講身世愈好,但當時的我對於怎麼講還是沒概念,直到女兒中班時教「生娃娃」,回家時她順口問我:「媽媽我是妳生的嗎?」當時可能是沒反應過來,也可能是養著養著就當成了是自己生的,所以我回答她:「是啊,妳是我生的。」回答完後心裡感到不妥,暗自希望自己下一次可穩穩的接住女兒對身世的發問。



身世告知的時機
終於在女兒念大班時,有一天和女兒聊到,醫生幫孕婦產前檢查時,會利用照超音波看肚子裡的娃娃健不健康,女兒於是問我:「媽媽懷我時也有去照超音波嗎?」一聽到女兒的問題,我心底就緊張了起來,但又覺得這是個絕佳的機會,於是慢慢的跟她說:「因為媽媽的肚子生病了不能生娃娃,但我跟爸爸很喜歡孩子,所以收養妳。」


孩子的話溫暖了我
我以前其實因為不孕或懷孕失敗而常常掉眼淚,但自從女兒來了以後,我開始覺得很快樂,孩子充實了生活的每個片段,我把這些心路歷程也跟孩子分享,女兒反問我:
「以前妳傷心的時候,爸爸有沒有安慰妳?」我看著她有點擔心我的樣子心裡感到安慰,同時也想原來告知身世真的沒有想像中那麼難。


愛是一切基礎
之後想想雖然第一次跟女兒說她是我親生,爾後才修正了說法,但我想只要我們跟孩子的關係是親近穩定的,而且我們願意傾聽孩子的發問,其實任何時間都有機會再調整或是補充身世告知的說法,當然我們也曾試想過會不會變得與孩子的關係更遠?在親朋好友間常常聽說:被領養的小孩,長大後才知道自己的身世,結果出國留學就一去不回,還有的不能諒解大人、不願回家、不願來往、不願聯繫,讓養父母好傷心。我那時想如果是在小時候告知,我們在孩子身邊才能即時對孩子的反應、情緒作適時的處理,這樣對親子關係應該比較好。我後來用「順應命運」來詮釋自己的人生,接受了自己不孕的事實,才能以收養的因緣和女兒有了親子關係,這輩子能和女兒成為母女,深深覺得我跟女兒其實都是好命的人。



老師的話
當然女兒的成長路上或多或少都會遇到同儕關心,詢問被收養身分的狀況,我們多會與老師溝通,也會幫忙孩子好好與同學相處。後來女兒升上中高年級,有一次的家庭作業是準備老東西,我將我自己出生時唯一的一張嬰兒照片讓女兒帶去分享,我跟女兒說:「媽媽小時家裡過得很苦,而且家裡有些重男輕女,媽媽唯一的一張嬰兒照片是因為準備要把我送給別人領養而照的,雖然後來因故沒談成。」女兒聽得相當入神,之後老師在作業上回覆:「其實老師的媽媽也是養女。」我想只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也足以讓孩子明白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自己是被收養的,其實收養很普遍,也不是什麼奇怪或害羞的事,經由旁人甚至社會氛圍的整體支持,讓孩子在接納中成長。


尋親重聚-兩個媽媽的母親節
女兒小時候我們曾與生父母有聯絡,也曾抱過女兒回去給他們看過幾次,但不久因生活忙碌而斷了聯繫。女兒漸漸進入青春期時,突然有一天她對我說:「被收養的事常常讓我不快樂,我想看看我的生父母。」雖然我心中有些不安和不確定,但仍希望解開女兒這個她認為不快樂的心結,於是安排了與生父母見面的重聚。當時正值女兒小學畢業前夕的母親節,因此我們約好節日當天前往拜訪生父母,臨行前女兒因為擔心及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生父母及家人的狀況而鬧起脾氣說:「不想去了......」,因當時已和對方約好,而且我覺得與原生家庭見面應該可以讓孩子的情緒逐漸安定,因此溝通了許久,終於在其他表兄弟姐妹的陪同下願意成行。見面當天女兒有點不太敢去認生母及家人,回家之後也許像是解除了一個謎題一樣,她的心情似乎也獲得了一些安定的力量,沉澱了心情後,女兒告訴我她要住在這裡、他要留在這裡,因為這裡才是她的家。我很感謝,因為經過這個過程後,孩子和我的的感情更加緊密與親近。


永遠都是一家人
我愛我的孩子,所以希望不要因為收養或身世的因素影響女兒的生活與學習,如果孩子對身世有任何疑問,我會盡力協助解答,因為這是女兒寶貴的人生,她需要學會接受,不能因為被收養的身分就讓自己不快樂,於是我選擇了一種對於身世和尋親比較開放的方式,以此讓孩子明白她生命的起點,我們相信這對孩子來說是一種力量,幫助她走過狂風暴雨的青春期,也讓她明白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


玲媽
==================================================


<
尋親故事手札>


出版者
兒童及少年收養資訊中心
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


指導者
內政部兒童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