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兒童福利聯盟
關於部落格



socialfollow.init("socialFollowImage");


為孩子奉獻,與孩子同在,
期盼您與我們彎下腰,傾聽他、照顧他...




感謝所有協助孩子過好年的朋友,祝大家新年快樂!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5597-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4356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尋親手札] 回家的感受

來自何方
當我六個月大時,我被遺忘在印度孟買的街道上。我不知道放我在那裡的大人是誰,但我總認為是我親生母親。有人把我帶去了阿夏薩丹育幼院,我多想跟這個人說,我的生命開始這一刻變得不同。在育幼院待了半年後,我住在印度的寄養家庭中,直到被收養到瑞典為止。



我的家
當我一歲又六個月大時,我來到了瑞典。我的家裡有擔任「兒童至上基金會」董事會長的媽媽伊娃,還有爸爸拉爾斯,以及另一個從印度收養的弟弟安德里斯;米卡佛斯伯,他是我的夥伴,同樣也是從阿夏薩丹育幼院收養來的,旁人常對我們家的組合感到疑問。由於家裡狀況特別,所以我常常聽到人家問一個問題:「你們常常聊到印度嗎?」我的答案是「不,我們不常!」我們跟印度的關係與我們被收養其實根本是兩回事。



獨特的小祕密
在我讀中學以前,我都很少提到我被收養一事或是我對此事的感受,我會偷偷讀關於收養的書籍,然後把收養當作是我自己獨特的小秘密。上中學時,我選修了新聞寫作及媒體課程,以培養對寫作及攝影的興趣,往後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寫關於收養的文章,但是從不寫我自己。



書寫自己的被收養故事
我訪問過很多被收養人,其實他們都曾經歷過把收養當成秘密的時期,在採訪的過程中我學到很多,也懂得如何整理自己的思緒,同時也認識其他的被收養人。中學的最後一年,我還是在期末報告中寫下了自己的被收養故事,我以雜誌文章的形式撰寫,那個故事是關於我住過的育幼院:阿夏薩丹。



探尋更多可能
中學畢業後,我進了馬爾默大學修讀語言、全球化與移民、種族與國際移民等課程。再一次,我有機會能寫到關於被收養的事,這是幫助我整理思緒、情緒與結交新朋友的另一種方法。三年後我取得了人文科學的學士學位,主修國際移民及種族關係。



瑪戴爾夫人來訪瑞典
如我之前所提的,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能不避諱地談論自己被收養一事。在學校的訪談與書寫經歷幫助我對於收養議題更加開放,也對於被收養人身份更有安全感。約二十年前,阿夏薩丹育幼院的主持人瑪戴爾夫人來訪瑞典,當時她與來自瑞典各地從她育幼院出養的孩子們見面,所有的收養父母都齊聚一堂,活動相當成功,每個人都很高興能見到其他人與瑪戴爾夫人,她很鼓勵大家以後可以繼續辦這樣的聚會,所以我們也持續舉辦這樣的活動,大約一年一次,每次會由一至兩個家庭來主辦。



支持的力量
我與家人第一次參加是在瑪戴爾夫人2003年秋天重返瑞典的那一次,自此之後,我們每年都會參加。有時我會後悔沒有早點參加這樣的聚會,雖然我了解或許因為我當時還沒有準備好。對我來說,阿夏薩丹是股很有力的支持,在聚會中,不管什麼年齡層的人都遇在一起,分享彼此經驗。儘管一年只見面一次,我們卻像對方的多年老友般熱絡熟悉。我們不需要談收養這話題,因為相似的背景讓我們感受到真摯的情誼及安全感。



回印度之旅
2005年我跟家人第一次回到了印度,那一年對我來說意義非凡。當時我十八歲,弟弟十六歲,除了父母外,還有兩個也是被收養的同學與我們同行,我感覺多點人會給我多一點支持與足夠的安全感。當時我對旅行的感受很兩極,有時期待能踏上旅程,急迫的四處看看,有時又感到很害怕及沒有安全感,想結束整個旅行。



冒險的國度
那個時候,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把握現在的機會,誰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有下一個機會。」但又想:「現在去也許會太冒險,畢竟我還沒準備好。」對於此次旅行我有許多疑問,例如:「如果遇見生母怎麼辦?」「如果我記起來以前在育幼院的事呢?」「如果我完全崩潰,因而想回家呢?」這些都是困難的議題,為此我困擾許久,但想到不久後我們就會到達印度,或許這趟旅程會對我的疑問有些幫助。不過,若是如此,我又該如何反應?這一連串的問題又引發更多問題,就這樣一直不斷有疑問冒出,接著是出國的日子了。



印度不屬於我,我想回瑞典
印度是我未知的出生國,卻也是我夢想及幻想堆砌而成的國度,我抱著高度的期望以及團圓的夢想步上旅程,卻在踏上印度國土的時候感覺到一切成空。我被千萬種濃烈的氣味、恐怖的喧囂聲、擁擠的人群、乞丐及人們注視我的眼神給震懾住,雖然他們不是我的同胞,但我們遇到的人都很熱心,也很友善,而儘管我有著跟他們同樣的膚色,我卻不屬於他們。第一次的經驗很糟,當下我只想回瑞典,印度不屬於我,那時候我了解到收養的影響。



我與弟弟是行程的唯一考量
用正確的方式規劃回出生國一事非常重要,要不是我父母負責安排行程,以我和弟弟為唯一的考量的話,這趟旅程將會非常艱辛。在印度的十八天裡,我們的行程可分為三部份:前幾天以觀光為主,藉由參觀景點,我們逐漸認識這國家,接著我們住進了國家公園,在裡面放鬆休息,還有機會做日光浴。休息的這幾天,我重整了自己的情緒及思緒,準備要面對在孟買等著我的大挑戰──我們將會去孟買拜訪瑪戴爾夫人及育幼院。孟買之行很艱難,所以我們將它安排為最後一站,因為如果結局很糟的話,我知道我會馬上回家,然後在家處理自己的情緒,但若孟買之行結果很好的話,旅程結束後,我將會帶著很正向的經驗回家。



是什麼觸動我心?
這趟旅程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去孟買與拜訪育幼院,去瑞典前,育幼院是我生命中第一個安穩的住所。政府婦女議會負責育幼院的營運,今日全院收容有約一百名兒童,我明白拜訪育幼院時的感受將會長存我心頭,但我沒想到光是在撘計程車前往的路上以及看到前門就會如此觸動我心,我開始懷疑我是否真的準備好面對這一切?假如目前我面對的東西都不足以影響我,那麼我好疑惑這面牆後面到底有什麼可以讓我如此畏懼?



我在名冊中
但不管準備好了沒,我還是踏進了育幼院,我們見到了裡面職員與董事會成員,也捐了些錢與禮物,當我看到他們保留的名冊中有我的名字時,我真正感受到我曾住在這的事實。後來其中一位老師帶著我們參觀,我們去到年紀較大孩童讀書的學校,分了甜食給他們,看到了廚房以及浴室,接著去參觀小嬰兒與小小孩住的地方。



不同的情緒同時衝擊
你是否曾有過無預警地被所有不同情緒同時衝擊的感受?當我踏進充滿寶寶的房間裡時,我感到非常空洞。我瞬間了解到,很久以前我曾睡在那過,就在這時候,我開始哭了。那裡有三個婦女坐在地上餵小寶寶吃東西,當我開始適應了整個情境後,問題開始浮現腦海:「哪張床是我睡過的?」「我常哭嗎?」「這三位婦女中有人照顧過我嗎?」但我卻沒問出口。



永遠不要放棄希望
如同我先前所說,當時的我有著各種感受,我感到難過,難過那麼多小孩沒有收養父母在等他們;我感到沮喪,沮喪那麼多孩子住要這冰冷又髒亂的環境,儘管與其他機構比起來,這裡已經是非常好的育幼院了;我感到憤怒,憤怒那麼多兒童因非計劃生育而被放置街頭,或是被虐待因而被遺忘。我們探視了更多孩子,並給他們一些糖果,那讓他們相當開心。如果時間夠的話,我會抱起每一個孩子,然後跟他們說,收養會永遠改變你的一生,所以永遠不要放棄希望。我有著想幫忙的衝動,想把所有孩子帶回去給我朋友,讓每個人都能受到照顧;但我也感到很開心,開心還是有生母會直接把孩子送到育幼院這來,或甚至是直接在那生產。我感覺到在育幼院的孩子還有希望能獲得新的人生,但最重要的事,我很感激,感激有像阿夏薩丹這樣的地方存在。



生命中必要的人
很多人會成為別人生命中重要的人,雖然很少會成為必要的人。而我們稱她為蒂蒂的愛卡.瑪戴爾夫人,是我生命中必要的人,她在育幼院工作了三十二年,記得每一個她照顧過的孩子,每個遇見她的人都說她是個很睿智、慈善的人,她活著是為了保障兒童的福利及權益。



她給了我名字
跟瑪戴爾夫人碰面感覺很不真實,即使到現在依舊如此。只要想到她是我生命中第一個接觸到,提供我安全感的人、第一個照顧我並給我重生機會的人,我就感到很不可思議。她幫我取了「薩普莉雅」這個名字,代表著「充滿著愛」。瑪戴爾夫人幫所有孩子取了對應他們個性的名字,我後來有機會跟她坐下,小聊一會,我們談到了成為收養兒的艱辛,也說到自小就在我腦海裡盤旋的疑問。她握住我的手,跟我解釋印度的社會和為什麼那麼多孩童被放置在路上,她說我能到瑞典父母的家裡,是神的旨意,她的解釋正是我所需要聽到的,現在我終於可以把一些想法置於腦後並接受它們,我的思緒不再像之前一般混亂。


生母長駐我心
這趟尋根之旅讓我能漸漸釐清我的思緒,舉例來說,在啟程去印度前,我極度渴望能見到我親生母親,就算幾分鐘也好,我只想問她,我是否是她滿心期待而生下來的孩子,以及她為何放我在街道上,但抵達印度沒多久,我知道夢碎了,我想我在印度所接觸到的事實讓我了解到,我想見到她的夢想是不切實際的。我以為自己會看著每個印度婦女的眼睛,並想著「妳可能是我生母」但其實這並沒有發生,我沒有特別花心思去想,就接受了事實,我了解到我將永遠找不到她了,回到家後,想見她的渴望幾乎已經不復存在了。當然有時我還是會想起她,但僅止希望他們快樂地住在印度,而我與我家人住在瑞典這事實,如果我需要她,她將永遠在我心中。



薩普莉雅於2009年6月27日瑞典CAA活動之分享內容。


================================================
<尋親故事手札>


出版者
兒童及少年收養資訊中心
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


指導者
內政部兒童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