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兒童福利聯盟
關於部落格



socialfollow.init("socialFollowImage");


為孩子奉獻,與孩子同在,
期盼您與我們彎下腰,傾聽他、照顧他...




感謝所有協助孩子過好年的朋友,祝大家新年快樂!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5597-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4356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不會說No≠我同意被害─捍衛兒童司法正義,拒絕二次傷害

根據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的統計,近五年來(94至98年)台灣遭性侵害的兒童少年人數,高達18,570人,平均每年有3,714名兒少遭到性侵!其中,6歲以上12歲以下的受害總人數為2,711人,6歲以下幼童遭性侵者則有1,106人。令人憂心的是,未滿6歲的性侵被害人數,最近五年來更呈現緩步增加的趨勢,94年時有188人,到了去年(98年)已上升至270人。此外,不論「6-12歲」或「12-18歲」的年齡層,性侵被害兒少人數同樣都逐年增加!

據民法規定,未滿七歲之兒童屬無行為能力人,其實不止學齡前幼童,由於18歲以下兒童少年的身心發展尚未成熟,其口語表達、自我保護、價值判斷等能力都相對不足,一旦遭到性侵害,不僅受害過程中難以抵禦、掙扎逃脫加害人的魔掌;事後採證時,孩子亦可能因懵懂無知或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以致於無法清楚交代性侵過程中的相關人、事、時、地、物,或者孩子的供詞前後反覆、不確定,造成舉證困難;甚至,有些近親加害的性侵案件(如亂倫),孩子的親屬擔心家醜外揚,或是怕曝光後孩子會遭到二度傷害,乾脆隱匿不報;在證據力不足的情況下,使得兒童少年性侵事件在實務上難以成案,檯面下的黑數更是難以估算。


反觀國外兒童遭猥褻的判例,國內近來這三起爭議判決,更顯失當。根據今年(2010年)1月18日香港明報的報導,一名32歲中學男教師,於網路討論區化名「思龍」,招攬11至15歲的女童拍照,他先後相約9名女童到酒店房間,要求女童用毛巾裹身,甚至還拍攝女童裸照,遭香港法官判刑49個月(四年一個月);香港法官甚至指出,如果當時這名老師有性侵女童,判刑恐怕會高達7年!對照香港的中學教師拍攝兒童裸照就已判四年一個月,如涉及性侵更要被判處七年徒刑,台灣法官這三起判決,最多僅判加害人三年多的刑期,甚至還判無罪,與香港法官判決標準差異之大,可見一斑!此外,香港這起判例中,部分女童是主動與加害人聯絡,甚至還拿到加害人給的酬勞,有的被害人甚至已年滿15歲了,若就台灣法官的思維,就已構成「你情我願」的合意行為,但香港法官的判決,並無考慮這些女童在過程中有沒有說「不」,而是回歸到:這樣的行為是否會嚴重傷害兒童身心健康與權益來判決。台、港兩地的法官,誰較能維護被性侵兒童的「最佳利益」,實已高下立見。

另按司法院99.9.3新聞稿提及「關於加強法官實務訓練之訴求」,司法院為強化辦理性侵害案件法官的專業知能,歷年都舉辦「法院辦理性侵害犯罪案件專業研討會」,延請學者專家講授相關課程。然而,兒福聯盟要問的是:這些研討會辦理的頻率、全程參與的法官人數、以及課程的深度為何?答案還有待司法院細說分明。再檢視最新的「法務部司法官訓練所司法官第50期課程總表」,課程內容與辦理性侵害案件較有關的,雖然有「弱勢族群與人權保障」(2小時),「性騷擾防治體系建構」(2小時)、「性侵害案件之採證與DNA鑑定」(2小時)、「性別主流化」(2小時)等課程,但其中未見有兒童少年發展、兒童少年保護等相關課程之安排,顯然司法官的訓練還有待充實!

為了捍衛遭性侵兒童少年的司法正義,兒盟針對司法院提出以下三點呼籲:

1.修法無法解決所有問題,應建立兒少性侵案件的判決標準。
司法院表示將修訂《刑法》相關條文,把性侵7歲以下幼童者全面依加重強制性交罪重判7年以上,然而修法並未能解決所有問題,去年6到18歲被性侵的兒少案件就超過四千件,目前媒體報導這幾起案例恐只是冰山一角。司法院應主動統計、公布近三年來經法院判決定讞之兒少性侵案的判決刑度,檢視法官是否作出適當判決,並分析個案輕判原因,以建立我國司法體系對於兒少性侵案件的判決標準。

2.法官心證是判決關鍵,應加強法官再教育
有關現行司法官相關訓練(實習)機制,司法院應加強對各級法院法官之教育與宣導,深入瞭解兒童少年身心發展歷程與特質,以及性侵害少之身體特徵、行為特徵、情緒反應等兒少保護知識,以充分理解兒少遭受性侵之傷害,並了解兒少在不同發展階段的行為與情緒狀態,俾利其判決時能優先維護兒童少年之最佳利益,作出符合情理的判決。

3.兒少性侵案舉證困難,必須落實專家證人制度
司法院在99.9.3表示,為瞭解被害人遭性侵後之身心創傷復原狀況,目前法官「經常」囑託相關專業機構鑑定,並請專家證人或諮詢師到庭協助查證,「非常」重視專家的專業評量。惟以上三案之法官,是否曾在審判過程中邀請兒童專家提供協助?是否確實參考兒童專家提出之評估與建議?若有,何以做出如此不利受害兒童的判決?對於兒少性侵案件的判決,專家證人制度之存在有其必要,特別是兒少性侵案件因舉證困難,法官應以開放態度,真正尊重並聽取兒少專家的專業評估,專業共同合作,兒少司法正義才得以伸張。


左起:高雄市家暴中心督導莊美慧、台北市家暴中心組長黃瑞雯、兒盟執行長王育敏、台灣兒少精神醫學會理事長張學岺、桃園縣家暴中心組長王秀珍以及社工師鍾佩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