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福利聯盟

關於部落格



socialfollow.init("socialFollowImage");


為孩子奉獻,與孩子同在,
期盼您與我們彎下腰,傾聽他、照顧他...




感謝所有協助孩子過好年的朋友,祝大家新年快樂!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1855597-1");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43453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保母登記制上路,才能將保母全面納管!

兒盟認為,保母管理若全面採行證照制,就過去「保母托育管理與托育費用補助實施計畫」政策成效遠低於預期、受益對象「患寡也患不均」的經驗看來,不僅執行上有高度的困難,能納管的保母也只有「冰山一角」;反倒是採行登記制,以「增加支持」取代「強制考照」,才能真正擴大保母管理與輔導的量能,進而落實保母全面納管的政策目標。保母全面證照制為何窒礙難行呢?保母登記制何以較務實可行呢?兒盟對此特別提出說明如下:

◎迷思:考取保母證照的人數逐年增加,全面證照化可「水到渠成」? 
◎真相:保母證照考試實施10年來成效不彰-有照保母執業率僅18%,實際照顧幼童比率更低於1成!
 
 
根據內政部兒童局最新統計,目前全國雖有8萬4,485人已取得保母技術士證,但弔詭的是,其中只有1萬5,306人加入社區保母系統,其照顧率僅佔全國2歲以下幼童的7%(2萬3,489人)。另根據兒盟「2010年台灣地區幼兒媽媽育兒現況調查」發現,家中有3歲以下幼兒的婦女,有50%由「自己或配偶」照顧孩子,所佔比例最高;其次是交由「孩子的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照顧,佔32%;交給「有證照保母」照顧者只有6%。

由以上數據可知,將幼兒送托「有照保母」照顧,非但不是國內家長的首選,「有照保母」低於一成的照顧率,儼然是「非主流」的幼童照顧者!事實上,保母證照考試在國內已推行10多年之久,但目前領照8萬多人,實際真正就業僅1萬多人,保母考照的效益顯然有待商榷。再者,只有1成8的有照保母在執業,據兒童局估算,全國大約有5萬5,000名幼童的照顧者並未納入政府的管理;既然有高達數萬名的幼兒由無照保母收托,站在維護兒童最佳利益的立場,當務之急,應是優先將這些無照保母納管,並且對所有保母均提供足夠的輔導與支持,而不是鄉愿地沿用高門檻的證照制度,只將檯面上一小部分的有照保母納管。 

◎迷思:保母證照是萬靈丹?考取證照=百分百品質保證?
◎真相:逾九成幼兒家長「不同意」有保母證照=可完全信任!

保母登記制可同步提升托育服務的質與量,並創造幼兒、家長與政府「三贏」局面!

兒盟去年(99年)針對全台2千多位三歲以下幼兒母親進行調查[1],結果發現:超過九成的幼兒家長「不同意」保母有證照,就可以完全信任保母。該調查亦指出,家長送托幼兒給保母照顧時,最優先考慮的條件是「有愛心、耐心、喜歡孩子」(77.7%);保母「有受過專業的訓練課程」佔32%,排名第四位;至於「有政府核發的保母證照」,僅名列第八順位(28.5%)。由此可知,在家長的心目中,證照並非選擇保母時優先考慮的條件;相形之下,保母受過專業訓練比考取證照,更受幼兒家長青睞。

兒盟認為,增加對保母人員的輔導與支持,比強迫保母考照更重要。從過去發生多起「有照保母」虐待受托幼童的案例來看,要求保母全面證照化,並不能百分之百地確保兒童照顧品質。政府與其一廂情願地寄望所有保母考取證照,倒不如衡酌民情、務實踏實地採行保母登記制度。一旦無照保母透過登記,納為地方政府管理的對象,這些無照保母便可享有目前社區保母系統提供的各項輔導及支持措施,包括在職研習訓練、協力圈支持團體等。這麼一來,不僅可增加納管保母的人數,亦可藉此提升保母的教保知能,確保托育服務品質,讓兒童獲得良好的照顧,使家長安心送托,進一步實現托育社區化、優質化的願景。

◎迷思:保母全面證照化管理是先進國家通行的作法?
◎真相:無任何先進國家實施保母全面證照化管理!

保母需要多元的支持,政府強推證照制,只會迫使無照保母轉向地下化發展或放棄保母工作,引發更嚴重的少子化危機!

對於保母資格的認定,大部分先進國家都著重在專業訓練或課程的修習,而非全面要求證照化管理。以瑞典、丹麥、以色列等國為例,這三個國家並未實施保母專業證照制度。即使英國與台灣一樣,設有國家核發的保母執照,但事實上英國是採證照與訓練並存的多元認證方式;換言之,即使未具備國家證照,在英國只要參加保母培訓課程結業,仍可取得從事居家托育工作的資格。另以日本為例,除了取得「保育士」資格的保母之外,日本仍有未具備證照的保母在自宅中收托嬰幼兒。而澳洲除了由取得托育品質認可證書的保母,提供兒童居家托育服務之外,澳洲也准許不受政府法令限制、屬非正式照顧之「家庭為基礎的兒童托育」(Home Based Care)。

綜觀世界各國的保母政策,並無任何國家強制要求所有保母必須取得證照!如果台灣採行保母全面證照化管理的制度,不僅貽笑國際,也將首開惡例,況且政府若強推保母全面證照化,極可能迫使無照保母轉向地下化發展,如此一來,為數眾多的幼童照顧者將得不到任何的支持與輔導,托育品質更無人把關!甚至,口碑好、有經驗的資深保母,可能懼於強制考照規定而放棄保母工作,使得幼兒家長到頭來更找不到好保母送托!

照顧孩子是一門以人為本的行業,托育工作需要有人支持,需要充實相關知識技巧,也需要有多元且實質的資源從旁協助,政府如果真的為幼兒和家長著想,便應當將有限的資源,投注在保母的支持與輔導,而不是一味地迷信證照萬能,盲目推行保母全面證照化,引發更嚴重的少子化危機!

 [1] 兒盟「2010年台灣地區幼兒媽媽育兒現況調查」,係針對家中有3歲以下子女的媽媽進行抽樣調查,調查時間為2010年3月16至4月13日,共計回收有效問卷2,229份,樣本分佈遍及全國24個縣市(不含連江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